60期學誌目錄    ( 2018.06出刊 )

目錄下載:  60-目錄 (5)

李  瑞  全     學以成人與學以成教   ── 唐君毅先生之哲學歸宿

吳        甿    目的、體用與性相  ── 從目的論看唐君毅「心靈九境」之系統性格

楊  祖  漢     孟子告子之辯的再探討

金  美  華     程明道〈定性書〉、〈識仁篇〉所示之道德實踐工夫  ── 依唐君毅先生之觀點詮釋

游  騰  達     論唐君毅對陽明學的定位  ── 「朱陸之通郵」說的理路探析

 

 
                             
60期學誌 摘 要
 
 李瑞全   學以成人與學以成教 ──唐君毅先生之哲學歸宿

 摘  要

《生命存在與心靈境界》是唐君毅先生最後完成的一部大書,也是唐先生哲學的完成。此書是唐先生早年在「人生之路」十部的構想中所定下的規模的完整的論述。書中所呈現的是一個圓教的哲學系統。唐先生指出哲學基本上是運用基本概念進行遍思遍運的開展,但哲學也不能只限於某一概念而排斥其他。因此,哲學必是哲學的哲學,即,由於心靈可以不斷超越於任何以特定觀念或概念之遍觀遍運的系統,而成為哲學的哲學。唐先生的哲學體系從心靈的感通的開展而為九境,而九境的特色是互通而無所不包。本書不但表現出中國哲學的洞見中可以涵容世間一切哲學,而且展現心靈的感通是生命的基本力量與原則,也是建構人類所感知的宇宙的基本原則。由心靈之感通而有種種生命的境界,而有人類世界的繁富的呈現,以及生命的不斷的進境。唐先生此書的一個重要的論題是從心靈九境中見出,心靈之思辯在論述九境完成後,思辯必須退場讓生命的實踐完成哲學的哲學的使命。唐先生認為思辯的退場有二步。第一步是從進入第六境的道德實踐界時,由於實踐之理想已超出思辯之外,思辯所對的對象已成為哲學自身的實現,所以思辯已轉而以生命實踐為主。但哲學的哲學仍有超主客觀的開展,因而思辯的進一步工作是完成此三境界以及九境之互通的論述。而在九境的論述中,生命的工夫即進入實踐,此時思辯即完全退場,使生命真正展開實踐的歷程,實踐工夫才能完成九境的真實呈現。思辯在最後階段所申述的是實踐工夫中的種種因素和可以完成的根據和步驟。而生命與心靈在道德工夫中方能真實呈現和創造出與天人合一的聖人之實現。哲學的哲學最後論證工夫與所體驗和實現的境界有一不可分割的關係,因此,工夫是我們體證和詮釋心靈境界的根據。

 

吳甿   目的、體用與性相 ──從目的論看唐君毅「心靈九境」 之系統性格

摘 要

本論文以唐君毅先生「心靈九境」論的哲學性格,屬於即心性論而存有論 地趨向目的論,再目的論地回到存有論,復歸心性論,這樣一種迴旋的、自我 實現的、實踐的目的論哲學。九境論以判教的方式,判說古今中外各種學說所 表現的人的生命心靈存在的感通所達到的境界,而有九境之說。以天德流行境 為最高境,要在以道德實踐之勝義,乃以人德之成就同時是天德之流行。心靈 生命一經反思其存在之終極目的,其生命存在之體、相、用隨即為此反思活動 觸動,而轉動趨向於此目的之實現,同時即轉動其所在之世界存在,而與世界 存在合一。天德流行意謂順人的生命存在之次序進行,與世界之次第展現,依 先後、始終、本末而開展,可通貫天人之隔、物我之別、主客之對,以達於超 主觀客觀之自由合目的性境界,而九境可互通互證,繼之者善,成之者性。成 性存存,道義之門。

 

楊祖漢    孟子告子之辯的再探討

摘 要

本文從康德「以自由意志為先以了解無條件的實踐」之義來理解孟子,孟子以心說性,而心是本心,即道德心。孟子對此人可隨時流露的本心很有體會,從他有關本心之體悟、論述,以此作為人之所以為人的本性及在價值上不同於禽獸之所在,孟子展開了本心的種種涵義。而此種種由對本心之證悟而來之義理,與康德根據作為理性之事實的道德法則分析出來的有關道德之種種涵義,大體相同。由此可證,以自由意志為先來了解何謂無條件之實踐是可行的,而這正是孟子對何謂人性之理解途徑,此一以自由為先之理解道德之途徑,康德並不贊成。而孟子正由此途彰明義理,此是孟子與康德道德學的異同所在。

 

金美華     程明道〈定性書〉、〈識仁篇〉所示之道德實踐工夫——依唐君毅先生之觀點詮釋 

摘 要 

本文從程明道圓頓之一本論出發,先借用牟宗三先生之詮釋,說明明道之思想義理必然涵蓋了「道德理性三義」之全幅意義,也就是說,它必包含著道德實踐之工夫,接著根據唐君毅先生對明道代表作〈定性書〉與〈識仁篇〉之詮釋,詳予剖析,以見其道德實踐工夫之理路所在。首先,就〈定性書〉而論,比較橫渠與明道的學思,唐先生認為橫渠合天人思想之所歸,即明道思想之所始。由橫渠之學以彰顯明道之思有更進者,其更勝之處在於明道主張吾人當以內外兩忘為工夫,直至澄然無事、既定且明之境,而不是先「是內」而「非外」。再者,究〈識仁篇〉之義:明道說「學者須先識仁」,如以聖人境界示之,就是在「仁者,渾然與物同體」之「感通義」上所呈現的「仁者情懷」。而仁者有「憂」、「樂」兩方面的表現,唐先生認為由「憂」之「疾痛相感」說「仁」最為貼切;仁者與萬物「一氣相貫,疾痛相感」,雖在深憂中,卻也有安靜之至樂。識仁之後,繼之以「誠敬存之」之工夫。誠敬之所以能存仁,乃在於「誠」以真實情感「真實化」所觀所思之天地萬物,由是以上達天德;而「敬」能使此一「真實化」無間斷,這正是吾人日常生活中道德修養可用力之所在。由此誠敬存之的實踐而開展出不同的應用之方,可知明道講定性與識仁,皆自人之道德工夫上說的。

 

游騰達     論唐君毅對陽明學的定位──「朱陸之通郵」說的理路探析

摘要

唐君毅先生為當代新儒家的泰斗之一,他針對王陽明之學曾給出「朱陸之通郵」的學術判定。然此語詞或有歧義,故本文首先釐清其語意在表達陽明乃承繼朱子之學而來,其歸宗處雖近於象山,但又有超越象山之處。繼之,說明此評定乃立基於唐氏「即哲學史以論哲學」的研究進路而來,且可就下學而上達的立教方式與正、反兩面之工夫論型態等,初步看出陽明與朱、陸兩人互有異同。復次,細掇唐先生之論,他實從以下三點說明陽明之學乃承朱子之說轉進而至者:一、以「致知」融攝「誠意」而成「知行合一」之論;二、透過「戒懼」通貫已發未發,而統攝於「致良知」之學;三、解決心與理之問題,確立合「心、理、知」為一的「良知」說。總上所論,陽明學的特點在於將朱子學說中分別並立者,打併歸一;而唐氏的用心則在於突破程朱理學與陸王心學分立的觀點,並採取哲學研析的角度論證陽明對朱子的承繼關係。此一詮釋觀點有其獨到之處,對於研究陽明學之建立,以及朱子學之流衍發展的可能性,具有啟發性,故值得我們珍視與借鏡。